打印
手機閱讀本文
默認字體字體加大字體減小

四川閣,玉林人永遠的記憶

時間:2020-09-04 08:30:51 來源:玉林新聞網-玉林晚報 作者:記者 周立華 王耀前

▲光緒版《鬱林州志》中,有四穿閣圖示(左上角圈示處)。

▲盧英豪老先生手繪的四川閣小學全貌圖。

▲巷口立了個不銹鋼焊接而成的“四川閣”牌樓。

行走在西街這段時間,不時聽到“四川閣”這個名詞。采訪粵東會館時,也看到街道旁邊的一個巷口,有不銹鋼焊接而成的“牌樓”,上面有“四川閣”三個字。至于四川閣這個名字有什么來頭,和四川有沒有關系,這個疑問一直未解。近日,我們來到南觀社區雙桂里的蕹菜塘, 在“四川閣”牌樓下,蕹菜塘周居民的一番解讀,解開了玉林歷史上一個文化標志性建筑——“四川閣”的密碼。

蕹菜塘里又見四川閣

在雙桂里通向人民中路的巷口,豎著一個不銹鋼牌樓,上面寫著“四川閣蕹菜塘”字樣。牌樓有近10米高,字上面是一個樓閣模型。在牌樓幾十米外東北方向的大北路上,大北小學門口旁邊的巷口,也豎著一個同樣的門樓。

蕹菜塘是這片居民區的統稱,居民大多姓周,為與相鄰的玉皇堂周區別開來,這里的居民統稱為蕹菜塘周。

“新中國成立前,這片區域位于玉林城西側的低洼地帶,水源充足土壤肥沃,盛產的蕹菜品質遠近聞名,所以就被美譽為蕹菜塘!彪p桂里居民張衛秋向我們解釋道。

居民告訴我們,這兩個牌樓所在的位置,就是當初四川閣兩個閣樓的位置,分別位于蕹菜塘周的北面和東面。北面是主門,東面是側門。在兵荒馬亂年代,四川閣這兩個大門緊閉,蕹菜塘內就自成一體,防火防盜防土匪。

“現在的牌樓簡單了,以前的四川閣是兩層樓的漂亮建筑,里面雕龍畫鳳古色古香,是清朝、民國時期玉林的一個文化地標性建筑!睅孜痪用衲阋谎晕乙徽Z地向我們細說關于四川閣的傳說。

四川閣建于清康熙27年,毀于1939年

四川閣,其實開始時玉林人稱之為“四穿閣”,其兩層建筑,四面窗戶,用玉林話說就是“四穿八漏”,故稱“四穿閣”。

記者幾番查證,終于在有關史料中,查到“四穿閣”建于康熙27年,為當時鬱林知州賈有福所建。史載,“兵燹之后,積年逋欠甚多,賈有福設法填補,并請上奏朝廷請免逋糧七千余兩,并修建西望橋城樓窩鋪、城隍廟、四川樓,重修州學正殿兩廡啟圣祠,復建明倫堂、大興橋,添造增貯倉、永豐倉!

在光緒版的玉林州志里面,手繪的《玉林州城外四廂圖》中,標記“四穿閣”的圖樣十分明顯,圖形上的兩層建筑和翹懸瓦頂清晰可見。其與文昌閣、文丞相祠等西街標志性建筑共同構成了當時玉林城的文脈與歷史。

在最近出版的《玉林文化大典》中,有段話是對“四穿閣”的描述:四穿閣東西寬約5丈,南北長約8丈,占地300多平方米。高二層,上層為“水月宮”,祀觀音神像。底層有東西南北4門,東曰“淳熙門”、西曰“叢桂門”、北曰“朝天門”、南曰“水月宮”,“四川”實為“四穿”。

古人有詩贊曰:“南北東西洞若穿,去來無往不悠然。人從閣外分心地,路到樓中四面天。豈是山城如斗大,只因門戶似星聯。一朝燕子交飛度,十道春光及第先!

這些描述,讓我們對四穿閣曾經的美麗壯觀,充滿了想象。

很可惜,這樣美麗壯觀的建筑,在1939年抗戰時期,為響應焦土政策,四川閣與玉林城墻同時被拆除。

集資再建門樓 方便賢裔尋根

近幾十年來,玉林城市建設翻天覆地,說雙桂里,可能很多人不懂,但說蕹菜塘,玉林人大多知道具體位置。所以,為了便于老玉林知道四川閣當年的地理方位,蕹菜塘周的居民便集資建設了這個牌樓。

在牌樓下面的墻壁上,刻有一塊石碑,作為牌樓的說明:四川閣蕹菜塘周為鬱州西門外歷史悠久的老村屯,在老一輩的心里可謂無人不知。這座千年古城從宋至道二年公元996年設州治,經歷宋元明清四朝,后又遭數百年兵災戰火洗禮,名城隕落,四川閣毀于1939年。時過境遷,由原來街道進入蕹菜塘的面貌已大不相同,為方便人們尋找,特別是由本村出去的海外人士之賢裔尋根,建立四川閣蕹菜塘牌樓是理所當然之事,經地方支持群策群力,眾志成城,心意如愿。下面還刻上了為牌樓捐款的居民名字,有近200人之多。

方便賢裔尋根,是源于真實故事。張衛秋告訴我們,在改革開放初期,新中國成立前被誤導流散在臺灣的蕹菜塘周人想回玉林老家探親,但不知道家人是否安在,通過各種關系尋根,多種渠道未果。后來是托人去找,說自己老家是在玉林城西面的四川閣旁邊,才找到回家的線索,實現了落葉歸根的夢想。

四川閣 夢開始的地方

對于流散在外地的蕹菜塘周人,四川閣是圓夢的地方。但對不少學子來說,四川閣卻是夢開始的地方。

“新中國成立前,我就是在四川閣完成小學學業,大學就讀北京師范大學,實現了我的人生夢想,所以四川閣是夢開始的地方!80多歲的周澤藩,雖然大學畢業后一直在外學習生活,離開家鄉已經大半輩子。但說起四川閣,還是十分激動。

周澤藩所說的四川閣小學,是一所民國八年(1919年)在四川閣旁成立的西式小學。

當時受五四運動的影響下,玉林鄉賢為培養新人才,造福桑梓,倡議創辦新學,商得鄉紳同意,當時由楊絮吟任校長,周仲斌任教員,學校是新人辦新學,朝氣蓬勃,培養了不少人才。

周澤藩說,他入讀學校時,學校學風很好,老師也很嚴格。四川閣當時成為學校的一部分,同時樓上樓下的特殊結構,也成為了他們學生時代嬉戲玩耍的好去處。

與周澤藩同在北京工作的盧英豪老先生今年已83歲,他同樣是在四川閣旁讀的小學,后來大學畢業于湖南大學土木系。知道記者追記四川閣,盧英豪老先生不顧年老體弱,特意給記者用筆描畫一張學校全貌圖,畫里兩層樓的四川閣,寬敞的庭院,精美細致,一筆一劃凝聚著老人對家鄉的懷念。

每一幢建筑,每一座城市,都有屬于自己的故事。四川閣作為玉林曾經的文脈與歷史,一直寄托著在外地扎根的玉林兒女對家鄉一方水土的感激與思念。

雖然四川閣在時代變遷中已經消失,但和現存的古跡一樣,它們都是玉林歷史的見證,文化的載體,是玉林人永遠的記憶。

(記者 周立華 王耀前)

原標題:人從閣外分心地,路到樓中四面天 四川閣,玉林人永遠的記憶

責任編輯:李媚

你可能喜歡看的

月排行榜

国产精品欧美在线视频_欧美色欧美亚洲国产熟妇_很很鲁国产精品高清视频免费